面部与情感识别_工作流管理_工作流软件_深圳市和丰软件技术有限公司【知名】

13544009511
我们做过什么

面部与情感识别

发布日期:2021-01-11 浏览次数:

2019 年,公司和政府都纷纷加大在公共住房、招聘和城市街道中推广人脸识别的力度。现在,一些美国航空公司甚至也用此来代替登机牌,声称这样会更方便。
 
同样,情感识别也得到了更广泛的应用,通过解释面部的微表情来“读取”我们的内在情绪。正如心理学家丽莎·费尔德曼·巴雷特(Lisa Feldman Barret)在一份广泛的调查报告中所表明的,这类人工智能相貌学没有可靠的科学基础。但是,它已经在课堂和工作面试中,在人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使用了。
 
例如,乔治敦(Georgetown)隐私和技术中心获得的文件显示,未经个人同意或未经州、联邦立法者的授权,FBI和ICE一直在悄悄访问驾照数据库,对数百万张照片进行面部识别搜索。
 
但是今年,随着ACLU的Kade Crockford、罗切斯特理工学院的Evan Selinger和东北大学的Woodrow Hertzog等学者和组织者呼吁对严格限制使用面部识别后,选民和立法者对这项技术的使用也开始采取相应的举措。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最近裁定,Facebook可能因未经用户许可对照片进行面部识别而被起诉,称这是对隐私的侵犯。
 
由于媒体正义组织(Media Justice)等组织的领导,今年5月,旧金山签署了第一个面部识别禁令,随后另外两个城市也开始禁止面部识技术的应用。并且现在有一位总统候选人承诺全国范围内的禁令;很多音乐家要求在音乐节上停止面部识别;还有一项名为《禁止生物特征住房壁垒法案》的联邦法案,其目标是在公共房屋中进行面部识别。
 
同样,面试识别的应用在欧洲也不顺利。英国议会委员会要求停止对面部识别的试验,直到建立法律框架为止,而且最近发现布鲁塞尔警方对这些AI工具的使用是非法的。
 
当然,这些改变需要大量的工作。而且还要明确一点,这不是需要完善技术或是消除偏差的问题。考虑到对监视、跟踪、逮捕的人种和收入的差异,即使是非常准确的面部识别也会产生危害。正如凯特·克劳福德(Kate Crawford)最近在《自然》杂志上写的那样——消除对这些系统的偏差并不是重点,它们“发生错误时是危险的,成功了则是有害的”。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49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