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轮强监管是配合供给侧改革的治标之举_工作流管理_工作流软件_深圳市和丰软件技术有限公司【知名】

13544009511
我们做过什么

本轮强监管是配合供给侧改革的治标之举

发布日期:2020-03-20 浏览次数:

博览研究员认为中国经济处于2000年开始的长周期中。目前为止,大体上仍一直处于自2007年底以来的宏观调控中。并指出这轮宏调没有像1980年代末期以及1990年代中期那样,以政策的快速收紧,来完成宏观调控。而是一面为某些经济部门“续命”以保证经济总体不出现快速下降,一面进行结构调整,以从根本上打开经济发展新局面。

可以说,在这一轮宏调中,货币和财税政策一直为经济结构调整政策“打配合”。

那么,如何看待本轮强监管呢?

本文从“脱实向虚”的历史解读出发,来回答这一问题。我们的结论是:

从引导资金“脱虚向实”的角度来说,当前的金融强监管,是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础之上的治标之举。它要服务于实体经济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保持一定的同步性。

历史的看“脱实”现象

在中国的金融体系中,银行是资金的最大掌控者,所以,谈到金融“脱实向虚”,重点是银行资金的“脱实向虚”。

历史的看,造成银行资金“脱实”,有如下原因:

一是,经济放缓使银行面临有效信贷需求不足。其中,以本土中小微企业信贷业务为主的城商行、农商行、农合行、农信社受到的影响又最为明显。

二是,货币供应量方面,多种因素使增速难以下降。2000年起到2004年的高固定资产投资,使货币供给一直于“放水”的状态。虽然2004年底,中央将政策基调转变为“双稳健”。但由于此后两三年,全球各类资产出现国内资产价格也随之上涨,流动性过剩成为经济中的首要问题。2007年12月,中央将货币政策的基调由“稳健”转为“从紧”。可是,次贷危机的出现,打破了中央的计划。不得已的情况下,2008年11月,中央出台“4万亿”临时经济刺激政策。货币供应再度“放水”。自2010年以来,为了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而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货币供应增长,用这几年的话说,就是“滴灌”。

三是,资金配置上的软约束,使市场机制的出清作用无法得以体现,实体经济中大“劣币”占用了资金。

四是,金融资源主要集中在银行手中,而银行天然不是“创新、创业资金”的提供者。

五是,银行因所有制、社会稳定等等原因,不论大小,都不能不倒。监管层在日常监管时,并不会百分之百按律监管,看到新的隐患苗头出现后,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主动喊停。

因为这五者,才会出现资金不流入实体经济,而是从银行表内到表外,再到非银,再到包括A股在内的资本市场。

除此之外,在当前谈到的“脱实向虚”中,还有一点是指的银行资金向房地产流入的现象。

实体企业部门中,近十多年来,唯一有稳定高利润的只有房地产企业,银行当然将资金尽可能的向房地产企业投入。而造成房地产行业具有特殊性的根源,其实就是“土地财政”。

应该承认的是,“脱实”是出现“向虚”的前提。以“问题导向”的思维来说,解决好引起“脱实”的问题,才是实现“向实”的治本之举。治理“向虚”则是实现“向实”的配合性治标之策。正因如此,从2010年提出的“调整经济结构”到2015年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确定重要任务。

“向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如此多的因素让银行资金“脱实”,“向虚”就成了对银行资金的一个选项了。要明确的是,这里说的“向虚”,是银行资金以加杠杆和期限错配两种方式,在金融市场间进行金融交易,从而实现自身的规模和利润目标。

具体的说,首先,如上文所述,大量低成本资金被创造出来,而在银行业内部,资金的分布呈现出大银行多,中小银行少的局面。但同业存单业务的推开,给中小银行以机会获取更多资金。这种途径对中小银行来说比传统的资金获取方式更便捷。而同时,在有效信贷因经济下行而下降的背景下,大银行也乐于通过这种交易盘活手中的资金。数据显示,2016年底,银行业理财产品余额中,中小银行占了半壁江山。

接看,中小银行需要想办法通过借来的资金赚更多的钱。显然,向企业放贷是无法满足要求的。直接投资于债券等资产,也很难获取超过资金成本的收益,因此,中小银行想到了先加杠杆或期限错配,然后再投资于债券资产。委外业务由此不断加快增长。正好,2014年中至2015年A股出现牛市,这又让委外业务资金有了另一个好的去处。

当然,委外资金进债市、股市的方式是多种多样的,众多非银机构都可以为其提供通道支持,这一过程,又存着着一轮或多轮加杠杆。非银机构也在这个过程中收获杠杆和期限错配带来的利润。

20170512105219

就这样,整个金融业出现了杠杆层层套嵌和跨市场套嵌的现象。从货币供应的角度来说,源头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后算起,显性的表现2009年。(那年,工行、光大的委外开始成气候。)从经济放缓的角度来说,起点可以从2007年算起。截止到现在,以“杠杆层层套嵌和跨市场套嵌”为特征的银行资金“向虚”现象仍然存在。

银监会今年3月底之后连续发出的新政策,算是下“狠心”,对银行资金“向虚”问题展开治理。

其它的“向虚”情况

以上两部分着重从银行资金的角度,历史地分析了“脱实向虚”的原因和资金运行过程。当然,金融业资金的“脱实向虚”不仅仅指银行资金。保险资金在2012年以后,也是资本市场以及房地产领域的“大玩家”。

2012年7月,时任保监会主席项俊波一口气推出投资新政13条,涉及投资债券、股权和不动产、理财产品等证券化金融产品、金融衍生品、股指期货,还可以参与境外投资进行委托投资等。

随后的一年,国内金融界继续放松管制、推动金融脱媒和利率市场化进程,金融产品创新不断,资产管理业务边界更广,证券、保险、银行、基金、信托之间的竞争壁垒被打破,资产管理行业进入全面竞争时代。

这一年初,冰封14年、论证近6年、搁置近2年的人身险定价利率市场化改革终于正式破冰——保监会向各人身保险公司下发《关于开展人身保险费率政策改革试点的意见》。项俊波提出大保险概念,“关于保障和理财的问题,还是要辩证地看。保障功能,是保险的基本功能。同时也要看到,理财和保障并不对立。”

2014年8月13日,国务院发布《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现代保险服务业的若干意见》,行业内称之为新“国十条”,保险业的大发展从“行业意愿上升到了国家意志”。

就是在这样的政策快速放松下,保险业可用入投资理财的资金快速增加。此时,如何通过这钱来赚钱,成为保险公司关注的重要问题。

实际上,这时保险公司的处境与通过同业存单获得大量资金的中小银行十分相似。险企们靠万能险收集到的资金,有着明显的期限错配特征。

由此,保险公司也像中小银行做委外一样,成为资本市场、房产地行业的“猛人”。区别在于保险公司更大胆,更直接。前海人寿和其控股股东宝能集团对万科的举牌,是标志性案例。

结论

综上所述,历史的多重原因,引发了金融业资金的“脱实向虚”。当前的金融强监管,是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础之上的治标之举。它要服务于实体经济领域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保持一定的同步性。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4911号